省级学科专家涉嫌抄袭,这个锅不能让出版社背
  作者:匿名  日期: 2019-11-14 14:19:24   阅读:1019

近日,据媒体报道,太原师范大学文学院副教授郝建杰(Hao Jianjie)在微博上报道,潍坊大学传媒学院教师杨洁2018年出版的一本书抄袭了他2011年的博士论文。郝建杰在微博上透露,杨洁撰写了11万字相关作品,剽窃了2910字博士论文,约占26.55%。

(报道剽窃的微博文章截图)

学术不端行为一直深受公众的憎恨。然而,由于许多原因,这种事件经常被听到。如果报告是真的,大约四分之一的剽窃已经足够令人震惊了。参与调查的老师杨洁和潍坊大学传播学院学术委员会的回答更加有趣。

根据郝建杰的微博,当他发现自己剽窃时,他联系了杨洁。杨洁篪回答说,是她委托中介索要手稿的那本书。之后,她否认这是剽窃,并拒绝与记者直接沟通。如果是这样,那么杨洁小姐所谓的“书”根本不是她自己写的。如果连出版专著都可以享受“一站式”服务,恐怕这比作者自己剽窃更可怕。

郝建杰受潍坊大学学位委员会委托向潍坊大学报告此案后,潍坊大学学术委员会秘书长曲振国教授给了他这样一份报告:杨洁先生还有另外一本17万字的同名、同封面、不同版本的书同时出版。这是一本书,有详细的页末引文、引文和参考文献。郝建杰看到这本书涉嫌剽窃,这是一本“残卷”,出版公司在印刷前定稿时,由于传输错误而被错误分发。因此,剽窃与杨洁小姐无关。

对这样的调查结果有两大疑问。首先,杨洁老师手里还有17万字的书吗?如果这本书足以证明这不是剽窃,你有没有给记者发一份复印件,让郝建杰用“事实”闭嘴?第二种是由于传输错误而被错误发行的“残卷”。为什么碰巧被记者看到了?出版社通常会在正式印刷前发行一本“样书”。然而,在目前通信便利的时代,为什么传输错误和错误分配这两个“低级错误”同时发生?此外,如果它真的是一本“有缺陷的书”,它的发行量应该很小,为什么它会被原作者看到呢?没有巧合,但是这一系列的“巧合”怎么能令人信服呢?

在2016年9月1日正式实施的《高等学校学术不端行为防治办法》中,“剽窃、剽窃、侵占他人学术成果”被列为学术不端行为的第一条。通过比较发现,虽然杨洁书的第4章和第6章在很大程度上与郝建杰的论文相似,但郝建杰的博士论文仅在书末的参考文献第9条中提及。根据《高等学校学术不端行为防治办法》的标准,不难确定这种行为是否涉嫌剽窃。

两年前,媒体曝光了广西财经大学法学院院长雷玉春的九篇论文和一部专著。在审查结果后,重复率在某些情况下高达94%,在另一些情况下高达30%。令人惊讶的是,广西财经大学学术委员会得出结论,所有论文在调查结果中都“不涉及剽窃”。

面对质疑,该校学术委员会办公室主任表示,国家没有剽窃鉴定的强制性标准。尽管中国尚未表示抄袭的统一标准是多少,但重复率通常在10%到25%之间,这基本上可以被认定为剽窃。即使经过专家的“淘汰”,留级率仍然是30%。为什么不是剽窃?仅仅因为是院长就有可能实施“特殊标准”吗?这样一个学术委员会让人无语。潍坊大学学术委员会是否存在类似问题也是有争议的。

郝建杰微博报道后,潍坊大学官方微博发表声明称,学校已成立专门工作组进行调查和核实。一旦情况得到核实,将按照法律法规进行处理,不会被容忍。我们将拭目以待,看看潍坊大学再次成立的特别工作组将如何进行调查,得出什么结论。为了实现对学术造假的“零容忍”,我们必须首先停止任何包庇或姑息行为。无论如何,出版社不能记住这个罐子。

红星新闻签约作家胡洪欣

俞孟想主编

上海11选5投注 江西十一选五 快乐生肖app pk10网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