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庆大学"赝品博物馆"内幕:捐赠者与馆长为父子,假货全通过鉴
  作者:匿名  日期: 2019-10-31 10:39:56   阅读:3637

重庆大学着火了。因为建造一个“假博物馆”花费了670万元。

在过去的两天里,一篇题为“重庆大学花了670万英镑建了一个假博物馆”的文章刷屏,也把重庆大学放在了前列。这篇文章将大部分在主要博物馆展出的文物称为赝品。博物馆刚刚于10月7日开放。

提问文章中有图片、视频、介绍、比较和分析,但博物馆方不承认。15日下午,博物馆展品捐赠人吴应骑教授的女儿吴晓妮回复说,这些展品在移交给学校之前已经过学校认证。

这是对文物视而不见的怀疑者毫无根据的指控,还是博物馆试图通过假装来改变现状?参观完博物馆里的文物后,你也许能理解它们。

一个“荒谬的假货”

2019年10月14日,微信公众号“姜尚硕”发表了一篇文章。他描述了参观重庆大学博物馆时的奇怪经历。"我差点吓死自己了。"

这种奇怪的现象出现在进入展厅之前。保安告诉提交人不要拍照。当作者问,“为什么?当国家博物馆不禁止拍照时”,保安没有直接回应,只是说领导下令不准拍照。

进入博物馆后,真正的梦幻之旅开始了。

博物馆里只有秦始皇陵青铜战车的“两匹马”、“电镀工艺制作的微型战车”和商代兽面图案牛鼎的装饰图案“看起来像兽而不是兽,看起来像牛而不是牛”。

秦始皇陵的“两匹马”铜马

晒出“电镀技术迷你车”

展厅中的“商朝兽面图案牛鼎”是仿照中国最重的青铜皇后武定制作的,只是用一个四字图案代替了这个图案,这个图案看起来像兽而不是兽,像牛而不是牛。

此外,还有巨大的蓝色唐三彩女尸,“挂着现代海洋蓝,比圆珠笔还蓝”,“清朝康熙年制一米多高”,以及明清各种“官窑”,平朔仿秦汉墓葬或海、暗侯爵墓的“放大版汉雁鱼铜灯”,以及“类似烟灰缸的东西被标记为汉代龙珠”。

“它太大了,不能有朋友的三色”和“它仍然是现代蓝色,比圆珠笔还蓝。”

甚至还有镀金的金龟、合成绿松石和未知的合成宝石。"电镀工艺和人造宝石的历史已经向前推进了2000多年."作者说。

一位重庆大学的校友参加了一个大型博物馆的开幕式,他说:“当时我参加了一个大型博物馆的开幕式,从开幕式的细节来看,我觉得博物馆暂停了。后来,当我们一进入展厅,我们就知道大博物馆将会“出名”,因为我们普通人发现这些展品是“骗人的”。作为重庆人,我很沮丧!”

重庆大学博物馆开幕式

这些收藏品有什么问题?

一位曾在中国一家著名博物馆工作的权威文物专家表示,不能说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出的展品是100%假的,但至少从展品的公开图片来看,“荒谬”一词可以作为一种评价。

吴应骑和馆长是父子,他的儿媳妇是展览部主任。

文章《姜尚水》提到,收藏的所有文物都是重庆大学教授、著名收藏家吴应骑捐赠的。

《时代周刊》新媒体记者发现,吴应骑曾是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副院长,1982年在“重庆大学文学院官方网站”栏目下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美术史系。年轻时,他喜欢收藏,擅长欣赏,喜爱书画和瓷器,专攻中国艺术史

重庆大学人文艺术学院吴应骑教授简介

吴应骑教授的捐赠始于2016年。同年1月,Hualong.com发表的一篇文章称,吴应骑向重庆大学博物馆捐赠了300多件藏品。今年2月,官方网站重庆大学教育发展基金会发表的一篇文章显示,吴应骑又捐赠了342件文物。涵盖青铜器、陶器、瓷器、玉器等。

然而,一些网民说,吴应骑实际上向他的儿子捐赠了600件。

据新华社报道,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吴夏雯是捐赠人吴应骑的儿子,吴应骑的儿媳是博物馆展览部主任。

对此,吴应骑教授的女儿吴晓妮于10月15日做出回应。现任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吴夏雯是他的哥哥,但他的父亲从未利用他的职位将他转移到他身边。“哥哥(吴夏雯)在重庆大学工作了十多年,他的资历没有问题。在这一点上,我们问心无愧。”

当天下午,吴夏雯接受采访时说,他已经在重庆大学工作了10多年。在成为重庆大学博物馆馆长之前,他在重庆大学艺术学院从事绘画教学。他也在策划展览。重庆大学建立博物馆后,他只是在学校调查研究后才被任命。

关于他父亲吴应骑捐赠的藏品被指控伪造一事,吴夏雯说重庆大学正在调查,该大学宣传部将向公众公布。他强调,作为事件的一方,他不能多说什么。

吴应骑教授在2016年中法艺术论坛上发表讲话。当时,他是重庆大学博物馆的馆长。

历史学家吴立松(Wu Lishong)认为,校友经常被要求为学校博物馆的建设捐赠资金和收藏品,在拥有一定的收藏品后,可以申请各种保护性资金。建设需要基础设施建设,项目支出大。完成后,它将成为一个部门级单位,可以解决几个人和一群人的工作问题。

“在整个过程中,真正专家的参与可能非常少。这种笑话会层出不穷。”吴立松说道。

吴应骑的女儿:展览被确认,并被认定是无辜的。

除了捐赠者吴应骑和馆长吴广沙父子关系外,此次事件的发酵主要是由于假货太多,假货多得可笑。许多人质疑博物馆展品的真实性。

2016年捐赠时,吴应骑告诉媒体,“这些文物已经过相关专家的鉴定,其中60%以上非常珍贵。我希望重庆大学博物馆能成为全国高校中的一流博物馆。”

重庆大学博物馆展品

吴晓妮还说,在展品移交给学校之前,吴教授主动要求学校对展品进行鉴定。

她还说她父亲今年78岁,她不会上网,但她已经知道了。现在我父亲生病住院了,我的家人非常重视我父亲的健康。所有信息均以重庆大学的调查结果为准。

对于这件事,这个家庭感到很无辜,“父亲把一生都献给了艺术教育,收藏也是他的爱好。做了这样一件好事后,我没想到会在网上受到舆论的批评。”

2015年,重庆大学新闻网发布新闻稿“重庆大学召开拟议博物馆藏品评估和文化艺术研究院成立专家会议”,显示2015年12月26日至27日,重庆大学邀请国内14位博物馆建设和文物专家对吴应骑捐赠的藏品进行评估。

因此,一些收藏品具有很高的历史、文化、艺术和社会学研究价值,以及重要的教育和科学研究价值。

博物馆的展品似乎真的通过了专家的“严格鉴定”。在这种情况下,为什么这些文物现在被质疑为赝品?

现在很难判断吴应骑教授是否无辜,但他以前的同事可能不同意“无辜”的说法。

你知道,吴应骑教授有犯罪记录。

10月15日晚,据澎湃新闻报道,吴应骑前同事、四川美术学院前教师林纾在采访中直言不讳。他介绍说,吴应骑是四川美术学院《当代艺术家》杂志的主编。当时,还有一名秘书兼院长从组织调到四川美术学院,姓杨。他们共同开了一家画廊。

重庆大学博物馆15日关闭

“有一次,他们花了120元在成都买了一幅石宝的赝品,并以5万元卖给了北京的一位买家。你知道,在那个时候,美术馆刚刚在20世纪90年代出现,5万元已经很贵了。最终,北京买家知道他高价购买的傅石宝画是赝品。他一气之下,把他们起诉到重庆。当时,这一事件也刊登在《重庆商报》上,在四川美术学院引起了轩然大波和巨大影响。”

林木回忆道,“当时,我站出来写了一篇名为《卖假画的假教授》的文章,发表在北京《文怡报》的头版。据说他是假教授的原因是他当时属于四川和美国的行政部门,而不是教育部。最后,我发了一封来自四川美术学院几十位老教授的联名信,附上了每位教授的联系电话。我记得它是给重庆市委书记、重庆市市长、重庆市教育委员会和新华社重庆站的。

最后,重庆市教委决定当场开除这两个人。当时,四川美术学院的秘书兼院长被调到附属中学当老师。后来,吴应骑将这幅画的价格退还给了买家,并被解除了杂志主编的职务。

1997年,重庆大学正在筹建一所艺术学院。这两个人不知何故被调到重庆大学当老师。他们没有想到,20多年后,吴应骑因为这起假事件得到了如此大的回应。"

四川美术学院前副院长唐云明昨日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证实了这一说法,称当时学校领导召开了党政联席会议,免去了吴应骑的职务。

然而,吴应骑的女儿吴晓妮不同意这一点。“的确有这样的事,但说我父亲被免职纯属谣言。”

吴应骑还于2005年在重庆山虎坝开设了一个1000平方米的小展厅,并警告收藏家:“我宁愿吃一口新鲜桃子,也不愿吃一篮腐烂的杏子。”

媒体联系了作者“姜尚”,他说:“我看到一些学生在参观时欣赏它,说这个收藏很棒,收藏太棒了,所以我不认为我能对学生造成这样的伤害。他们是我们祖国的未来。让学生们看到这些东西,把它们当作祖先留下的珍宝来崇拜,我感到非常难过。”

《泰晤士报周刊》指的是激增的新闻和新华社。

编辑/绿毛水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