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位置: 郭肥资讯 >> 科技>> 黄发有: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 >> 浏览文章
黄发有: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
  作者:匿名  日期: 2019-12-02 14:43:08   阅读:2972

黄法友是山东大学文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山东作家协会主席。主要研究方向是文学媒体和文学传播研究。他的著作《中国当代文学媒体研究》获得第七届鲁迅文学奖文学理论评论奖,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当代文学期刊史》,获得山东省社会科学优秀成就奖一等奖,并在《文学评论》、《文学研究》等重要出版物上发表多篇文章。

关于2019年“山东大学优秀教师”和“宝钢优秀教师奖”,黄法友谦虚地表示,这一荣誉不仅是学校和学院的鼓励,也是学生的宽容和信任。我们周围的老师非常勤奋和尽责。他们几十年的奉献精神值得好好学习。

马登成写信给不同的当事人,作为制定法律法规的手段

黄法友来自福建上杭,在地理上与山东相隔数千英里。他两次来到盛大,最终在盛大扎根。这是一种特殊的命运。正如他在文章《再次出发》中记录的那样,他说:“这是与山东有缘。我从5000英里外的中国南方老家来到这里攻读硕士学位。在上海南部攻读博士学位后,我又去了北方,在这里学习和教书,结婚生子。…感谢所有在这片土地上一直支持我并继续支持我的人。”

1999年,黄发从复旦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并作为外来人才进入山东大学文学学院。黄发的教学和科研都是从这里开始的。亚历山大的中国学科有着辉煌的传统。亚历山大的老师不仅有专业知识,而且总是注重自我完善和性格培养。

给他印象最深的是一班接一班的学生:他和学生们一起坐在一个小森林的长椅上讨论学术问题,有时会脸红和脸红。尽管学生们的想法总是有些不成熟,但这些对问题的新观点和不寻常的方式像金子一样闪闪发光,总是激励着他。此外,敢于挑战的同学们的青春激情总是感染着他,让他保持年轻的心态。

受前人和同行的启发,黄法友逐渐确立了学术研究的主要方向,形成了自己的学术风格。在重写和修改博士论文《准个人时代的写作——20世纪90年代中国小说研究》的过程中,黄发发现,如果不讨论文学与媒体的关系,很难准确定位小说。以此为出发点,他慢慢地将研究重点从当代作家作品转移到文学媒体和文学传播研究。

2006年,黄发被调到南京大学任教。整整十年后,黄发于2016年12月被聘为“山东大学杰出青年学者”,并重返山东大学文学院中国当代文学研究所工作。回到盛大,同事和学生的热情,学校和学院的支持都让黄发感觉更加亲切。

从放弃商业,从文学到文学研究

与大多数从本科到博士学习文学的学者不同,黄法友教授本科主修经济学,大学毕业后在福建国有企业和合资企业工作了三年多。由于热爱文学,黄发放弃了事业,考取了中国现当代文学硕士学位。

因此,黄发对热爱文学并想申请文学研究生学位的理工科学生的想法有很好的理解。黄法友说文学不仅仅是无用的装饰品。没有文学,世界和生活将变得不那么丰富和生动。一段时间后,新技术往往会被新技术所取代,而有价值的文学可能会永远存在,让我们分享古人的喜怒哀乐。

“著名的语言学家赵元任是文科和理科的典范。他在任清华中国研究院当导师时,同时教授语言学、音乐学、数学和物理。”黄发举了一个例子。然而,他也说,具有跨学科背景的学生必须充分补上一堂课。只有当他们对文学研究有了深入的了解,跨学科的优势才能显现出来。

在黄发的学校时代,他的跨学科背景也让他在研究生院开始时感到困惑和困惑。起初,他认为现当代文学研究生以创作为主要任务。进入学校后,他发现他必须集中精力学习文学史或文学批评。因此,他沮丧了一段时间。

然而,他慢慢地从尝试中找到乐趣,并最终坚持下来。在研究生学习期间,他开始写一些评论,参加了几个杂志赞助的视频评论,并获得了许多奖项。慢慢地,黄发在文学批评中找到了乐趣,并开始写他的论文。他总共发表了近20篇文章,其中大部分是短文,还有5篇约10,000字的长文。

在攻读博士期间,他逐渐增强了从事学术研究的雄心。在此期间,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发表了50多篇文章,包括十多篇核心期刊文章,其中两篇被《新华文摘》转载。一路上,我起初不喜欢的文学研究成了我的职业。

从巩固基础到拓宽学术视野

黄法友非常重视学生的成长和进步。他认为:“教书育人是教师的天职。只有学生超过老师,社会文化才能进步。”做好教书育人工作不仅困难,而且非常困难。学生的成绩总能给他带来很多快乐。

他回忆起自己在山东大学讲台上的第一次经历,那次经历是在1998年给新闻专业的学生上基础课“中国当代文学”。这个班的大多数学生也选择了第二年由他教授的选修课“90年代的小说研究”。结果,班上的两个学生换了专业,获得了北京大学中国当代文学硕士学位。这次经历让他意识到教学真的能影响学生,所以他应该配得上他所面对的学生。

五六年前,黄发为本科生开设了一门“大众文化与当代中国小说”的综合课程。教学规模约为270人。每年,参加课程的学生人数超过500人,每年最多接近2000人。课程列表通常是通过抽签决定的。邻近学校的学生经常来上课。这门课程很受欢迎。黄法友在每堂课上总是很专心,而且常常在下课后不能讲话。尽管黄法友已经教了20年书,但他坦率地说,“上课前我仍然感到紧张。”

除了他的成就,黄法友还非常重视学生的成长和进步。面对不同教育水平的学生,他总结了自己的经验和见解:本科生注重夯实基础,培养学生对当代文学作品的鉴赏能力,使他们对当代文学史的发展基础有一个基本的认识。对于研究生来说,一方面,他们需要检查差距,填补差距,阅读更多经典作品;另一方面,他们需要对该学科的学术史、理论背景和研究方法有更全面的了解。

在博士阶段,一个人应该多读多想,多写,进一步拓展自己的学术视野。最重要的是选择持续增长的博士论文题目,通过系统研究逐步形成自己的学术风格,甚至勾画出一个独特的学术领域。这种一丝不苟的教学态度已经成为黄发友很受学生欢迎的原因。

“对于人文学科的研究,教师主要是在课堂上梳理知识,起到引路和指引方向的作用。为了欣赏大森林里的风景,老师主要依靠学生自己的阅读和探索。“结合自己的学习和思考,黄发建议人文学科的学生必须多读书,有一定的阅读水平,并且更加重视深入学习。在正常的学习中,我们不仅要学习知识,还要注重学习主人的思维方式和研究方法。”从长远来看,仔细阅读一些原文会对我们有益。“我相信这种经历将极大地有益于人文学科的学生。

从第一手史料到文学传播与媒体研究

目前,黄发的研究方向主要是文学传媒和文学传播研究,这是一项跨学科的研究,经常运用新闻传播和文学社会学的理论和方法。虽然对文学媒体的研究是新的,但文学媒体的原始资料往往是第一手史料。在过去的20年里,他收集了许多珍贵的历史资料,如作者的信件、同行评议意见、付款文件、会议简报等。当代文学史料研究是现阶段的另一个重要研究方向。《新中国文学史料研究部(45卷)》国家十三五重大出版项目的编制已进入最后阶段。

传统文学研究侧重于作家作品、文学现象和文学趋势,而文学媒体研究侧重于文学期刊、文学书籍、文学增刊、文学网站、文学与电影的关系等。从注重创作到注重文学的生产、传播和接受,注重文学内部结构与外部环境的互动。长期被忽视的读者已经成为研究文学关系的重要起点。

当给不同系的新生举办新生研讨会“文学媒体和文学传播研究”时,黄发经常从一本杂志、一本书、一张藏书券、一个油印电影剧本和一部网络小说开始。在简单介绍了相关的知识、理论和方法后,他要求学生以主编的身份写一份新的杂志计划,介绍一本给人印象最深刻的文学书籍,并写一份导演的说明或剧本大纲。这种教学方法非常互动和有效。2018年,也有学生回忆起近10年前参加过“Fage”课程。

在教学过程中,黄法友没有刻意激发学生对文学媒体研究的兴趣,因为兴趣是长期形成的。一些学生选择这个领域是因为它非常新,最好是发论文或找工作。黄法友将观察这些学生一段时间。如果他在这个领域没有坚实的基础,他会经常说服他改变方向。

黄法友认为,人们往往很难在功利的基础上保持对这种研究的热情。他认为,如果有中国背景的学生对这一领域感兴趣,他们必须有意识地补课,学习相关学科的理论和方法,为文学媒体研究打下良好的基础,以便更深入地了解报纸、电影、电视和互联网的媒体属性,审视文学与社会、政治、经济和文化之间的复杂关系。

文/苗李立群雅杰

照片是由受访者提供的。

编辑/赵夏海

责任编辑/冯钢

快三 3分钟pk10 买彩票 快乐8购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