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公园何以成为世界第一个国家公园?关于它的诞生有许多传说
  作者:匿名  日期: 2019-11-20 17:30:11   阅读:3155

这篇文章发表在2016年第45期《三联生活周刊》上。文章的原标题是“美国国家公园:最佳构思文本”。未经允许,严禁转载。任何侵权行为都将受到起诉。

温/徐晶晶

在华盛顿史密森尼美国艺术博物馆的二楼,一幅宽约2.1米、长约3.6米的巨幅油画在北大厅展出。金色壮观的山谷展开了。远处,在山谷的尽头,落下的瀑布笼罩在白色的薄雾中。1872年,美国哈德逊河画家托马斯·莫兰根据他的访问经历画了这幅“黄石大峡谷”。国会花了莫兰10,000美元购买这幅画,并在参议院画廊展出。这是美国政府首次资助一名美国艺术家购买一幅美国风景画。今年3月1日,尤利西斯·格兰特总统签署了《分配黄石河上游土地作为公园私有土地法案》,宣布世界第一个国家公园黄石公园的诞生。

黄石国家公园景观

为什么荒野被加冕为国家公园?黄石公园的诞生有许多传说。其中最著名的是沃什伯恩探险队。1870年,蒙大拿州准州土地局首席测量员亨利·沃什伯恩(Henry washburne)率领一个19人的探险队前往黄石河的黄河上游地区,考察间歇泉、温泉、瀑布等独特的地理景观。根据探险队成员兰福的记忆,1870年9月19日晚上,当探险队在长臂猿和火洞的交界处露营时,他们就如何使用发现的土地进行了一次“不寻常的讨论”。“有些人建议我们可以利用我们的勘探成果来占领最有希望的景点。如果有人能够抢占黄石公园下游瀑布对面三个区域的土地,并试图占据沿着峡谷延伸的河流地带,那么这块土地最终将成为土地所有者的摇钱树。”然而,毕业于耶鲁大学的年轻律师科尼利厄斯·赫奇斯(cornelius hedges)提出,这个地区的任何一块土地都不应该是私有的,整个场地应该被指定为一个伟大的国家公园。这个独特的想法让每个人都感到轻松。

哈德逊河画家托马斯·莫兰的“黄石大峡谷”

历史学家质疑篝火传说的真实性。事实上,这个理想主义的宣传故事背后有一套商业逻辑。当时,北太平洋铁路公司正在修建一条连接大湖区和太平洋普吉特湾的铁路。公司非常希望通过对铁路沿线土地的宣传和推广,加快公司所拥有土地的销售,也希望黄石地区能够成为一个受欢迎的旅游目的地,并带来可观的效益。沃什伯恩探险队由北太平洋铁路公司资助。探险归来后,沃什伯恩还得到公司的资助,进行巡回演讲,宣传黄石公园的奇观。

然而,追逐利润并不是黄石公园成就的根本因素。大约在1870年,黄石探险成为一种热潮。1871年,国会还拨款40,000美元的专项基金,支持宾夕法尼亚大学杰出地质学家费迪南·海登(ferdinand v. hayden)的科学探索。在探险报告中,海登不仅对他所看到的进行了科学的描述,还附上了美学和情感体验:“湖就在我们面前,静静地像一张大床单,闪烁着极其细微的深蓝色色调。这是我看过的最美的风景之一...这样的风景值得我一生深思。”1865年,内战刚刚结束,新的美国正在重塑。最重要的部分之一是把以前遥远的土地带入美国人的心理意识。

美国加州约塞米蒂国家公园景观

一个更强大的情感转变已经酝酿了很长时间。新大陆的发现和美国的建立本身就是一个荒野探索的过程。起初,对于拓荒者来说,荒野对生存构成了不可逾越的威胁,荒野和道德真空。教化新世界意味着用光明代替黑暗,用混乱代替秩序,用善代替邪恶。无数关于边疆时代的日记、演讲和回忆录都显示荒野是一个必须被“拓荒者大军”征服、压制和打败的“敌人”。

黄石公园最早发现于19世纪初。1803年,美国完成了对路易斯安那州的购买。为了调查这片土地的基本情况,杰弗逊总统从1804年到1806年派刘易斯上尉和克拉克中尉去视察密西西比河流域和哥伦比亚河流域。在回来的路上,一个叫约翰.科尔特的成员选择留下来继续他的旅程。1807年冬天,他来到黄石河源,发现了当前塔体附近的地热区。柯尔特向他的朋友们描述了他所看到的奇迹:“地球就像一个沸腾的锅,充满了浓烟和气泡,带有强烈的硫磺气味。”他看到的和沃什伯恩和海登没什么不同。然而,当时人们给他描述的场景起了绰号“柯尔特的地狱”。因此,黄石公园获得了一些不好的地名:地狱咆哮河、地狱咆哮河、魔鬼壶等。

同时,在欧洲,人们对荒野有了新的理解。壮丽的美作为一种新的美学范畴被广泛使用。自然美不再局限于和平、富足和秩序。1763年,伊曼纽尔·康德在《优雅与崇高》一书中提出,自然界中的野生形象,如山脉、沙漠和风暴,也可能在美学上令人愉悦。博物学家赋予荒野一种特殊的意义。他们相信,作为纯粹的自然,荒野是上帝展示他的力量和卓越的最畅通的媒介。换句话说,到18世纪中叶,荒野已经与美丽和神圣联系在一起。

这一趋势也逐渐影响了新世界。19世纪初,在美国历史上第一次出现了这种情况:无论是谋生还是大规模旅行,人们可能都不必接触荒野。在东部城市,作家、艺术家、科学家、度假者和绅士们已经显示出从非先锋的角度看待荒野的趋势。这种新的美学很快就与国家的实际需要联系起来了。自独立以来,美国人一直在寻找独特的“美国人”。这种东西应该有足够的价值,让这些新大陆的居民成为自豪和自信的公民。然而,美国短暂的历史、薄弱的传统和微不足道的文学艺术成就似乎无法与那些骄傲的欧洲国家竞争。但是有一件事欧洲没有。1833年,作家查尔斯·芬诺·霍夫曼(charles fenno hoffman)在一次西部之旅中写道:“与森林深处相比,罗马强盗建造的寺庙和封建压迫本身可以在其中生长的城堡是什么?前者是一个血迹斑斑的组织,而后者的专制迷信则算不了什么!只有上帝的眼睛才能看见的森林...与黑暗森林中统治一切的永恒寂静相比...那些假虚荣的赞美诗是什么,还在教堂的过道里嗡嗡作响!”

黄石国家公园景观

正是在这一历史背景下,美国国家公园的概念形成了。1864年,美国总统林肯签署了一项法律,保护加州约塞米蒂山谷,将其作为由加州政府管理的“州立公园”,该公园“永远不能转让给公众娱乐和消遣”这是美国国会第一次讨论“公园问题”1851年和1852年,在约塞米蒂山谷和内华达山脉发现巨杉在美国产生了巨大的反响。《共和报》评论说,“人们看不到阿尔卑斯山对面约塞米蒂那种庄严的美”。“与代表欧洲文明繁荣的废墟不同,自基督教诞生以来就存在的巨大红杉树是“活的文明”。

与约塞米蒂相比,黄石公园的出现更及时。历史学家弗雷德里克·杰克逊·特纳(frederick jackson turner)在《美国历史上拓展疆域的意义》中指出,从获得“美国特色”的背景来看,19世纪70年代是一个不断拓展疆域的时代,也是一个不断获得“美国特色”的时代。随着1865年内战的结束和1869年横贯大陆铁路的竣工,美国继续寻找一些标志来统一它的精神。

1870年,沃什伯恩探险队返回海伦后不久。黄石公园开始了圈地运动。两名来自迪勒基的印刷工人进入霍东河流域,在那里留下许多痕迹,规划圈占据了包括间歇泉景观在内的土地。1871年,一位名叫马修·麦克盖·克(Matthew McGai Ke)的探险家从北方进入黄石公园的加德纳河,并在那里建立了一个地标以显示他对该地区的所有权。不久,迈克·盖克(Mike Gai Ke)在河边建造了一些简单的洗浴室和小屋,用含矿物质的河水来调理病人。1871年8月,他根据宅地法提出了土地要求。同年夏天,另一个人在黄石河和拉马尔河的交界处修建了一座小桥,并在那里收取了通行费。一些人还向政府申请猛犸温泉附近的土地。这种情况令那些希望黄石公园承载民族身份和民族精神的人担忧。华盛顿很快开始了一项将黄石河源保留为联邦政府公园的行动。

自然学家、自然保护领域的领军人物约翰·穆尔

1903年,美国总统西奥多·罗斯福来到约塞米蒂。他邀请65岁的博物学家和自然资源保护主义领袖约翰·穆尔陪伴他。罗斯福和穆尔在晚宴上悄悄地从后门离开了。他们骑马进入森林深处,在一棵历经数千年的巨大红杉树下扎营。第二天,两人继续在山谷中漫步。那天晚上,锡耶纳山下了雪。当黎明再次照亮峡谷时,两人醒来发现他们的睡袋覆盖着几英寸厚的雪。

"那是我一生中最美好的一天。"罗斯福总统在回忆录中写道。穆尔告诉总统,如果美国想要保护约塞米蒂,它必须包括加州政府在联邦国家公园中的峡谷。罗斯福总统一生都是美国自然保护史上最强有力的支持者。在他的领导下,建立了一系列全新的国家公园,约塞米蒂峡谷最终回归联邦政府管理。

然而,从今天的角度来看,黄石和这一系列国家公园的建立并不被认为是国家公园体系的开始。联邦授权的几个国家公园是独立的,没有统一的管理方法和条例。国会慷慨地将土地分配给黄石公园,但随后的分配却迟到了。虽然这是一个国家级机构,但议会将把它委托给地方委员会。游客在黄石公园地热喷泉口涂鸦和刻字,以纪念他们的到访。约塞米蒂的千年树被挖掘出来,以吸引游客通过他们可以开车穿过的隧道。公园附近的农牧民把他们的动物赶到国家公园的草地上吃草。偷猎者把枪对准了公园里应该保护的野生动物。

今天,美国所有的国家公园游客中心都有一枚纪念铜牌,是为一个人设立的。1914年夏天,企业家兼慈善家斯蒂芬·马瑟(Stephen Mather)对约塞米蒂国家公园和红杉国家公园的状态感到震惊。从那以后,马瑟一直致力于通过组织各种公共活动来呼吁建立一个独立的公园管理机构。1916年,美国国会通过了《国家公园组织宪法法案》,并于8月25日在联邦内政部成立了国家公园管理局。斯蒂芬·马瑟成为新机构的首任主任。这项改革是真正鼓舞人心的国家公园体系的开始,标志着美国以国家公园为核心的行政体系的形成。

如今,直接隶属于联邦政府内政部的国家公园管理局(Nation Park Administration)负责管理国家公园系统内的409个国家公园,形成了以“国家公园管理局-地方办公室-基层管理组织”为主线的相对独立的垂直管理体系,地方政府无权干涉。国家公园的规划和设计完全由国家公园管理局下属的丹佛设计中心垄断,该中心全权负责规划的组织和实施。为了确保国家公园的公共性原则,其运营资金主要来自联邦政府,财政拨款占国家公园支出的70%。1965年,美国国会通过了特许经营权法案(Processive Rights Act),允许私人组织通过竞标支付一定数额的特许费,并获得在公园内开发餐饮、住宿、纪念品商店等旅游配套服务的权利。企业和个人的捐赠也是国家公园的资金来源之一。国会特许成立的国家公园基金会为私人基金筹集资金。

1958年6月1日,参观黄石国家公园的青少年看到了棕熊。

该体系的构建伴随着国家公园发展的另一条主线:从“为什么保护”、“为谁保护”到“如何保护”的演变。

黄石国家公园的建立是为了保护风景而不是自然生态。1917年,伊诺斯·米尔斯(enos mills)被国家公园管理处处长马瑟(Mather)雇来写《你的国家公园》。功利主义的术语如“风景产业”、“风景是最有价值的资源之一”和“大部分都不发达”在书中随处可见。1919年,罗伯特.斯特林码的《国家公园之书》也强调国家公园应该满足人们的娱乐。

1914年,黄石国家公园用私人资金建造了一个465平方米的游泳池。1933年,查尔斯·汉密尔顿买下并重建了它。直到1950年它才被拆除。1932年,喷泉山附近建造了一个纪念馆、一个圆形剧场、一个海恩斯摄影博物馆、两个加油站、两个储藏室和一个大操场。汽车营地和客栈甚至设立了“熊喂养”娱乐项目。在1920年的年度报告中,在公园里喂熊“已经成为大多数游客最感兴趣的公园特色之一”20世纪30年代末,公园里还设立了特殊的看台,供游客观看灰熊表演。

国家公园管理局直到1929年才利用公园管理局亿万富翁生物学家乔治·赖特的私人资金启动其自然科学项目。尽管公园管理局很快开始为莱特的项目提供资金,但莱特领导的生物专业人士的影响力却在不断扩大,在莱特于1936年死于车祸后,影响力突然下降。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随着美国从工业化社会向后工业化社会的过渡,美国人的环境保护思想开始从保护主义向环境主义转变。20世纪50年代中期,经济增长和效率仍然是该国的主导概念。自20世纪50年代中期以来,污染、有害化学品和人口增长引起了人们的极大关注。20世纪60年代,生态学进入了人们的视野,主流环保思想以生态学为中心。在决策层,《荒野法案》、《濒危物种法案》和《国家环境政策法案》相继颁布。1963年,国家科学院在其报告中尖锐批评了国家公园管理局,并呼吁管理者加强科学研究,以确保保护公园的生态系统。该报告称该公园为“由相互关联的植物、动物及其栖息地组成的系统”,并敦促将该系统视为“生物银行”。也是在1963年,由当时著名的生物学家和加州大学教授a .斯塔克·利奥波德(a. starker leopold)主持的一个特别咨询委员会发布了自1916年通过立法建立国家公园管理局以来最有影响力的报告文件。该报告强调需要加强生态管理,并主张每个大型自然公园都应该成为美国原始生态的缩影。它建议每个公园的原始生物区应该保持不变,如果有必要,一切应该恢复到白人第一次涉足的状态。

《利奥波德报告》的影响源于其对复杂生态问题的一系列令人信服的阐述,也源于其对美国原始生态的渴望,这激起了美国人浪漫的爱国主义。这一愿景从几乎最深刻的层面揭示了公园存在的文化意义——浪漫的爱国主义,它一直是公园公众舆论的基础,也是与拓荒时代密切相关的山地荒野的强烈象征,以及这个国家的起源和命运。

从那时起,生态恢复和保护将成为未来国家公园管理和规划的重要组成部分。

圆顶,约塞米蒂国家公园的地标

20世纪上半叶,人们逐渐意识到黄石国家公园不能作为一个封闭的系统来管理:一些大型动物,如灰熊,会突破黄石国家公园的边界,迁移到邻近的太顿和周围的森林。公园周围的森林地带允许一系列影响黄石国家公园生态系统稳定性的人类活动。1950年,位于黄石公园以南仅16公里的大提顿国家森林公园(Grand Teton Native Forest)被建成为大提顿国家公园,以更好地保护灰熊、麋鹿等大型野生动物的迁徙环境。1960年后,为了进一步加强周围保护区的协调,生态学家、国家公园管理局和国家林业局共同建立了大黄石生态系统(gye),并成立了大黄石协调委员会(gycc)来控制和管理统一的区域生态系统。今天的大黄石生态系统由2个国家公园、6个国家森林、3个国家野生动物保护区、3个印第安土著保护区以及州、镇和私人土地组成。

今天的黄石公园有一个忠诚的狼群研究小组,“狼迷”用对讲机互相交流,汽车上挂着与狼有关的州牌照。但事实上,由于黄石公园位于美国北部落基山脉的怀俄明州、蒙大拿州和爱达荷州的交界处,该地区发达的畜牧业促进了狼的彻底灭绝。黄石公园的最后一只狼被国家公园的员工持枪杀害。

作为处于食物链顶端的掠食猛兽,狼在野生环境生态平衡中扮演着终结者和清道夫的重要角色。通过数十年来对黄石国家公园的美洲野牛(bison)、角鹿(elk)、骡鹿(mule deer)和驯鹿(moose)等大型草食动物种群的追踪观察,科学家发现部分种群出现体质下降的现象,并且种群有过度膨胀的趋势,危及当地的森林资源以及生态平衡。尽管公园内也有棕熊、黑熊、美洲狮等大型动物,然而美洲狮数量极其稀少,其捕食量不足以影响大型食草动物的种群数量。而熊的食物以植物根茎、浆果为主,很少主动捕杀大型食草动物。基于恢复已经开始倾斜的生态平衡的考虑,美国国家渔业和野生动物局于1987年向国会提出恢复黄石国家公园大灰狼种群的提案,并于1991年获得国会拨款,在国家公园局和国家森林局的咨询指导下对放狼归山的后果进行研究。经过几年的研究和听取创纪录数量的公众意见之后,放狼归山计划得到内政部最终签署首肯,并于199

500万彩票网 陕西十一选五投注 特区彩票网 贵州11选5投注 pc蛋蛋购买